• <code id="i6ag2"><label id="i6ag2"></label></code>
  • 首頁 | 聯合會專區 | 資訊 | 企業 | 信息化 | 學術 | 人才 | 供求 | 會員 | 微博
    首頁 >> 物流信息化 >> 論文 >> 運輸 >> 內容

    國際經驗對我國物流業發展轉變的啟發
    字號:T|T 2019年02月22日09:47     物流北京網
    • 當前我國物流業發展正處在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轉變的關鍵時期,迫切需要借鑒國際經驗,加快形成以服務創新、技術創新、組織創新、方式創新、體制機制創新等多元創新為動力的物流發展全新格局,為降低物流成本、構建現代化物流體系、實現物流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加快建設物流強國提供有力支撐。

    當前我國物流業發展正處在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轉變的關鍵時期,迫切需要借鑒國際經驗,加快形成以服務創新、技術創新、組織創新、方式創新、體制機制創新等多元創新為動力的物流發展全新格局,為降低物流成本、構建現代化物流體系、實現物流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加快建設物流強國提供有力支撐。

    一、全球物流創新的主要路徑與特點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由于技術進步、全球化、資源環境條件變化、制度與政策調整等因素推動,發達國家物流產業出現了頻繁多樣的創新活動,形成了一系列新服務、新技術、新組織、新方式,極大地推動了物流產業的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實現了物流效率的快速提升,逐步形成了知識技術資本高度密集、高效運行的現代物流體系。

    (一)分工深化和專業化促進物流服務創新加速發展

    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升和物流產業規模的持續擴大,物流產業內部分工深化和專業化呈現加速發展趨勢,促進了物流服務的多樣化、細分化和專業化,使得新型物流服務及新興行業加速涌現。

    1、物流服務日益分化和專業化。在傳統運輸和倉儲領域,出現了物流服務日益分化的新趨勢,形成了許多新的專業服務領域和新興行業。如按照商品類型和運輸要求,形成了危險品運輸、冷藏運輸、快件運輸等新的貨運行業。

    2、新興物流服務加速涌現與專業化。在物流服務日益細分的基礎上,物流企業探索和創新延伸服務、增值服務及第三方服務等新型服務。如運輸中介服務,主要從事為貨主和運輸企業提供信息溝通、供求對接、運輸優化等第三方的交易和管理服務。目前,美國有不同規模的運輸中介企業超過1萬家,為全美約11%的載貨汽車和數十萬家工商企業提供服務,在整合零散載貨汽車運力資源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3、物流資源要素服務日益專業化。物流產業的快速發展,帶動了各類物流設施及信息、知識、資金等要素需求的增加,促進了相關服務的專業化發展。例如,在物流設施和裝備方面,圍繞運輸樞紐、多式聯運場站、倉庫、集裝箱、托盤、特種裝備等,形成一系列專業化的投資、運營和租賃服務企業,不僅有效地提高了物流設施利用效率,也有效地降低了物流企業的投資壓力。如普洛斯集團(ProLogis),是全球的倉庫及配送設施的投資和運營企業,在北美、歐洲、亞洲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持有和管理2523個、約4100萬平米的倉儲和配送設施,資產價值高達300億美元,為全球4700家工商企業和物流企業提供倉儲設施租賃及物業管理服務。

    (二)現代信息技術成為物流技術創新的主導

    在全面實現物流作業機械化、電氣化和自動化的基礎上,自20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發達國家進入以現代信息技術為主導的物流技術創新階段,物流業成為信息化應用最為普及的行業之一。

    1、推動物流活動全過程信息化。現代信息技術的應用起步于企業內部管理和物流操作各環節,由此推動了訂單處理、倉儲、配送、財務等環節的信息化,極大提升了各種物流活動的運作效率。

    2、推動基于信息技術的技術創新。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和全程信息化水平的提高,帶動了基于信息技術的物流管理工具、作業方式、設施裝備等方面的一系列創新和研發,為物流企業提供了如全球定位系統(GPS)等大量自動化、智能化的新型物流設施和裝備,加速了企業信息管理系統、ERP等新型管理模式和管理工具的研發和應用,信息化逐步成為發達國家物流領域技術創新的主要途徑。

    3、促進物流各環節融合互動,推動一體化集成創新。進入新世紀以來,互聯網等技術的興起和廣泛深度應用,極大地促進了物流各環節之間、企業之間的信息互通、流程對接和操作融合,逐步打破了物流領域傳統的組織邊界和技術束縛,實現了更大范圍內的供應鏈體系整合,促進了流程再造、功能重組、商業模式創新等方面的集成創新,不僅帶動了物流電商(e-logistics)等新型服務組織及運營平臺的發展,也為資源整合方式創新提供了支撐和新途徑。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氣候變化和資源環境約束日益嚴峻的大背景下,發達國家的物流行業已開始轉向以節能降耗為核心的綠色技術創新。例如,歐盟已于2012年開始實施冷鏈物流節能計劃(ICE-E),為歐盟各國冷鏈企業綠色發展提供技術進步和研發創新支持。

    (三)物流組織創新呈現大型化、集群化和平臺化趨勢

    在全球化背景下,全球產業加快轉移促進了全球物流體系大范圍調整,加上日益專業化的服務創新和以信息技術為主導的技術創新的有力推動,傳統的物流組織邊界和網絡體系逐漸被打破,為新型物流產業組織的孕育和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和市場空間。

    1、全球物流巨頭加速涌現。為適應全球化物流格局的形成和參與全球競爭,發達國家物流企業紛紛通過上市、并購、重組等方式加速全球擴張,一批具有影響力和服務能力的大型跨國物流企業加速涌現。例如,美國聯邦快遞(Fedex),在1971年成立和1978年上市時,只是從事本土航空貨運的運輸企業。在搶占全球市場的過程中,聯邦快遞經過數次大型并購和擴張,目前已成長為擁有16萬名員工、1200個轉運貨站、10個航空樞紐、47000部運輸車輛、634架貨運飛機,服務網絡覆蓋2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超大型物流企業,能夠提供航空貨運、快遞、陸運、供應鏈管理等服務的“全球物流經營人”。

    2、物流集群得到快速發展。與物流企業大型化相并行,發達國家大量專業化的中小物流企業,則加快向交通樞紐、制造業中心、大都市地區集中集聚,形成了一批具有完善物流產業配套、多樣化服務功能、強大規模優勢和整體競爭能力的大型物流集群,成為對接和支撐全球物流體系的骨干網絡。如美國的芝加哥,曾經是美國最為重要的制造業中心、農產品貿易中心和運輸中心。1980年以來,在美國制造業大量轉移的背景下,芝加哥依托其優越的地理中心區位,借助綜合運輸樞紐優勢,以及連接北美大陸的鐵路、公路、航空、內河航運運輸網絡優勢,大力吸引和集聚各類物流企業和發展多式聯運,形成了規模龐大、功能健全、輻射集聚能力強大的大型物流集群,使芝加哥成功轉型成為連接美國東西海岸、對接南北、聯通全球市場的國際物流中心。2000年以來,芝加哥物流集群的年均增長率達到7%,鐵路運輸量達到全美的50%,公路運量占全美約三分之一,航空貨運量居全球第二。

    3、多樣化物流功能平臺成為新型物流產業組織。在物流領域分工專業化深化和信息技術應用日益普及的背景下,眾多中小物流企業采取共享資源、互助聯盟等方式尋求創新發展,形成了包括物流園區、信息平臺、知識創新中心等具有較強資源共享功能的一批新型平臺組織。如歐洲的“冷庫能源顧問”(Cold Store Energy Adviser)是一個專業化的信息平臺和冷鏈創新中心,是由歐洲冷庫企業、知名大學及專業研究機構共同發起成立的,主要針對降低能耗和促進高效節能技術的應用,為冷庫企業提供信息技術咨詢、推廣培訓、節能方案設計、管理工具研發等服務。

    (四)服務方式創新加速物流資源整合與優化配置

    伴隨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發達國家的物流設施、企業數量、服務能力日益豐富和多樣化,迫切需要更加有效地進行物流資源要素的整合和優化配置,以更具效率的方式提供服務和創造價值,從而形成了一系列新型服務方式、商業模式及資源配置方式。

    1、以多式聯運為核心的綜合運輸服務方式得到迅速發展。多式聯運是在水、鐵、公、空等多種運輸方式發展日益成熟和運力資源不斷豐富的基礎上,以運輸單元標準化和整合優化利用多種運輸服務能力為核心,形成的一體化的新型運輸方式。國際上,多式聯運發端于上世紀80年代國際集裝箱的海鐵聯運和江海聯運,并逐步拓展至鐵水聯運、公鐵聯運、空路聯運、空鐵聯運等方面。目前,美、德、法等國港口集裝箱的海鐵聯運比例分別為40%、30%和35%,江海聯運比例也超過20%。多式聯運的發展不僅實現了多種運輸方式之間的分工合作和優勢互補,而且促進了不同運輸方式在運輸組織、基礎設施、物流裝備、標準化及操作規范等方面的對接和一體化集成創新,極大地促進發達國家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的形成和運輸效率的提升。

    2、以第三方物流為代表的專業化物流服務方式迅猛發展。第三方物流(Third Party Logistics,3PL)是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全球最重要的物流創新,是物流企業將運輸、倉儲等多種物流服務活動及資源進行整合。與傳統物流方式不同,發達國家從事第三方物流服務的企業,基本上是沒有運輸倉儲設施的輕資產企業,也不直接從事傳統的運輸和倉儲服務,而是通過采購或外包運輸、倉儲服務,利用和整合社會物流設施資源,為工商企業提供一體化、綜合性的物流管理服務。其核心優勢是對工商企業物流活動的管理能力和對社會物流資源的整合能力。全球物流50強企業中的美國羅賓遜公司(C. H. Robinson),是典型的第三方物流企業,其2012年營業收入超過114億美元,簽署合作協議的運輸供應商達53000個,可以調動的汽車超過100萬輛、集裝箱超過50萬個,平均每年運輸服務采購額超過40億美元。

    3、以供應鏈管理為核心的系統化物流服務方式正在快速興起。進入新世紀以來,在信息化、全球化有力推動下,全球產業鏈重組進一步加快,連接上下游企業的物流活動也逐漸形成一體化的供應鏈,物流服務逐漸從服務單一企業轉向服務供應鏈。物流企業需要系統梳理和整合供應鏈的各種物流需求,通過流程再造和整合供應鏈中的各種物流資源,形成面向供應鏈全過程的系統化、一體化的新型物流服務管理方式和服務體系。如發達國家近年來快速發展的冷鏈體系,已基本實現對肉類、水產品及奶制品的從生產到餐桌的全覆蓋,蔬果的冷鏈經由率也已達70%以上,極大地減少了鮮活農產品的流通損耗,提升了產品品質。再如,香港的利豐集團(Li &Fung Group),是從事供應鏈管理和服務的代表企業,依托其良好的全球客戶服務能力和在中國及亞洲的強大資源整合能力,為眾多國際品牌和大型零售企業提供從原材料采購、定制加工、國際貿易到零售門店的供應鏈管理服務。

    二、創新驅動物流產業加快轉型升級

    經過三十多年的持續創新,發達國家不僅形成了一系列新服務、新組織、新技術和新方式,而且實現了物流產業的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有效地促進了物流效率的穩步提升。

    (一)推動物流產業結構升級

    隨著新型流服務組織、新興物流行業的大量涌現和快速發展,近年來發達國家物流產業結構出現重大變化,形成了以運輸、倉儲為基礎,以第三方物流、供應鏈管理等新興物流服務業為主導,以物流設施及要素服務為支撐的現代物流產業結構。在美國,運輸服務業在全部物流產業就業中的比重已下降到三分之一,而新興物流服務業、設施運營行業的就業比重則不斷上升,成為物流產業發展的新支柱。

    (二)促進全球物流體系重構與提升

    在全球化背景下,基礎設施水平的提升和多樣化新型物流組織的發展和集聚,推動了全球物流網絡體系及主要樞紐的布局調整,形成了一批具有綜合基礎設施支撐、集聚龐大物流產業集群、能夠提供多樣化物流服務功能的大型物流樞紐或國際物流中心,極大地改變著各國在全球物流體系的地位和競爭優勢。如西班牙阿拉貢省的薩拉戈薩市,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地方政府和企業的推動下,利用其具有的歐洲區域運輸中心優勢和高速路網、機場、鐵路等基礎設施優勢,通過發展多式聯運、開辟國際航線、開發物流園區、引入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的全球物流知識創新中心等方式,吸引了數百家西班牙及歐洲的物流企業,以及歐寶、Zara等一大批歐洲著名廠商,迅速成為歐洲南部最大的物流樞紐,并在冷鏈、時尚產品、汽車及零配件等全球物流體系中占據核心樞紐地位,在西班牙貨運市場的份額已從成立之初的2%上升到目前的 15%。

    (三)促進物流產業向知識技術密集型轉變

    在分工專業化持續深化和現代信息技術深度應用的推動下,物流產業的發展動力出現巨大轉變。從傳統上更多依賴物流設施裝備及勞動力的大量資源投入,轉向更多依靠物流管理知識、市場信息以及高素質的人力資源等創新要素,極大地推動了物流產業向知識技術密集型產業的轉變。在全球物流百強企業中,不僅出現了20余家像美國羅賓遜公司這樣的大型輕資產型物流企業,而且多數物流巨頭都在加速向第三方物流、供應鏈管理轉變。信息網絡、物流管理技能、服務方案設計和資源配置能力,成為全球物流企業發展的新競爭優勢。

    (四)有效促進物流效率持續提升

    上世紀80年代前后,歐美國家都曾出現物流成本下降趨緩或停滯的局面。而隨著多樣化、深層次、大范圍物流創新的出現和發展,極大地促進了全社會物流資源的優化配置和使用效率,有效地推動了發達國家物流成本水平持續穩步下降。如美國,物流成本占GDP的比例已從上世紀80年代的16%下降到目前的8%。

    三、制度創新是實現物流創新的必要基礎

    物流創新的實現,與發達國家順應創新發展要求,持續推進市場經濟體制完善和制度創新密不可分。

    (一)放松管制和改革監管有利于釋放創新活力

    以美國為例,20世紀80年代美國國會陸續通過斯塔格斯鐵路法、公路運輸法案,對交通運輸業的規制內容和監管方式進行了重大調整和改革。一方面,取消了對鐵路運輸準入、運費定價、州際公路卡車運輸等方面的限制;另一方面,解散了負責交通運輸監管的州際貿易委員會(ICC),在美國交通部(DOT)下設立地面運輸委員會(STB),負責對交通運輸安全和運營管理方面進行規制和監管。上述改革措施有效地促進了各種運輸方式、物流服務之間的相互競爭和合作,為美國物流產業創新發展提供了重要的制度保障。

    (二)推進制度創新為物流創新開辟更大空間

    仍以美國為例,一方面在新的國家運輸政策(NTP)中引入新的制度安排。如建立了“運輸中介”[4]制度,確立了多式聯運、第三方物流服務、供應鏈管理企業與傳統運輸企業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為羅賓遜公司等大型物流企業提供了全新發展機遇。另一方面,為物流創新設立專項制度安排。如出臺多式聯運地面運輸效率法案(ISTEA),成立聯邦多式聯運辦公室,推進了聯運標準化促進行動、破除聯運法律障礙、建立聯運統計和信息交換制度等一系列制度建設,有力地推動了經濟高效且環保的多式聯運體系發展,為加快物流創新和提高效率奠定了制度基礎。

    (三)為物流創新提供有效支持和引導

    為支持物流創新和加大知識、人才、技術、資金等創新要素投入,發達國家還探索和引入了一些新機制和新政策。例如,2000年以來,歐盟實施了促進多式聯運發展的馬可波羅計劃(Marco Polo/Marco Polo II)、冷鏈發展計劃(Chill-on)、冷鏈物流節能計劃(ICE-E)等一系列物流創新發展計劃,并設立專項創新資金,用于支持形成政、產、學、研合作創新平臺。歐盟利用這些創新平臺,促進了相關物流領域的信息共享、合作研發、標準制定、人才培訓和技術推廣等,成為有效引導、支持、推廣歐盟物流創新的新機制。

    宁夏十一选五官网